走上改革开放之路,带动的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和国家华丽转身。多年来,国际间对经济上应该如何确定中国的地位和身份争议不休,一方面发达的西方社会不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另一方面又不断地想方设法要将中国拖离出发展中国家,提升至发达国家的位置。最近《法兰克福汇报》发表一篇文章指,北京坚称自己是新兴发展国家,在很大程度上是为获得实际利益。中国作为新兴发展中国家是客观事实,即使与利益有关也是客观的。而西方国家强拖中国成为发达国家的声音背后却是利益考虑。

《法兰克福汇报》“经济”栏目上一篇记者发自北京的文章强调,不论从经济发展规模、速度、总量看,还是以贸易和硬通货储备量为衡量标准,中国不能继续被定义为发展中的新兴国家,而应被视为现代史上获得“制度性重要意义”的首个非西方国家,作者明确表示:北京坚称自己是新兴发展国家在很大程度上是为获得实际利益,另一方面,现有的发达国家应给予中国所走的特殊道路予以更多关注。这篇文章引起了又一波对中国目前作为新兴发展中国家的质疑。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国力似乎很强大。三十年来实行新的经济政策让中国经济如脱缰之马直往前狂奔,经济总量毫无疑问地走在世界前列。在国际舞台上,中国有些财大气粗,因此引来了一些国家和国际人士惊扰的目光。西方有人提出疑问:“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吗?”他们甚至主张把中国从发展中国家队伍中拖出来,归到发达国家行列中去。

看到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繁华,其发展水平和发达程度与西方发达国家都市的现代化发达景致不相上下,但中国地广人众,大城市的繁华代表不了整体发展,中国在经济领域取得了巨大成就,但中国与发达国家间的差距仍然存在。

发达国家(Developed Country),又称已发展国家,是指经济发展水准较高,技术较为先进,生活水准较高的国家,又称作工业化国家、高经济开发国家(MEDC)。发达国家大多具有较高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人均GDP),但是较高的国内生产总值并不意味着就有较先进的科技水准,比如沙特阿拉伯开发石油,瑙鲁开发磷肥等带来的暴富,丝毫也改变不了这些国家还和发达国家有距离的事实。

中国确实发展了,而且在发展中国家的地位不断提升,并正走在通往发达国家的路途上。中国人正在努力,希望尽快走出贫穷落后,但这需要时间。

中国经济的整体发展,人均GDP年增长很快,2011年就超过了5000美元。即使如此,远低于世界平均的9000美元,中国在社会保障、公共医疗、公共教育等方面的覆盖面和水准都低于发达国家;中国虽然成为世界第一大出口国,但其出口还是以加工为主,自主创新的成分比重太小,缺少世界品牌;中国在技术和劳动生产率方面还明显落后于很多发达国家;中国在国际金融体系和国际贸易体系中的决策地位还不高,在参与制订国际金融和国际贸易政策方面的影响力还不强,在国际市场的定价权还非常有限;人民币还不是世界硬通货。

中国还不是一个完整的工业化大国,城镇人口远未达到现代化国家的人口比例。即将召开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制定的改革措施,城镇化建设的政策,就是要尽快让中国走向全面富裕,让全民共同富裕,中国迟早会走上发达国家的行列。

至于说,中国站列在发展中国家的位置是为了利益,希望“中国不能再被称为新兴经济体,它必须承担更大的国际责任。”毫无疑问,富裕的中国会承担国际责任,但作为发展中国家,享有国际惯例也是理所当然的。

从历史原因、从现实差距、从推动人类共同发展、从促进世界公正等方面考虑,在国际贸易协定、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国际谈判和其他一些国际经济与发展的合作中,国际社会往往允许发展中国家享有一定的优惠条件。

西方社会中的少数人之所以要把中国拖出发展中国家行列,主要是想剥夺中国在国际贸易和环境等领域可以享受到的优惠条件。想在国际经济利益博弈中迫使中国多作出些牺牲,使他们本国受益。这样做的结果才是在阻碍中国加快进入国际发达国家行列的步伐。(纪硕鸣)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