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伯德先生是英国曼彻斯特城市足球俱乐部的一位董事, 1993年5月的一天,他的母亲在电话上告诉他,她觉得有些不舒服,正在等家庭医生希普曼大夫的到来。万万没想到一个小时以后,伯德先生接到希普曼大夫打来的电话告诉他,他的母亲已经去世了,当时他的母亲才刚刚过60岁。更让他和他的全家没有想到的是,杀害他母亲的凶手不是希普曼大夫当时所说的大面积心肌梗塞,而是希普曼大夫注射的过量。2002年7月19日,由英国高等法院法官珍妮特.史密斯主持的调查小组公布的报告得出结论,哈罗德.希普曼医生至少杀害了215位病人。伯德先生的母亲也是其中之一。

哈罗德.希普曼于1946年出生于英格兰中部的诺丁汉。1970年,希普曼从利兹大学毕业后,开始在一家医院工作。1974年,他开始作为一名全科医生在兰开夏郡的一个诊所工作,他的同事不久后发现他对止痛药哌鱼替啶上瘾,而且经常利用给病人开据的处方,为自己配药。为此,希普曼受到罚款的处罚,而且被诊所开除,但他的行医执照没有被吊销。1977年,他开始在曼彻斯特市郊的一个叫作海德的小镇行医。1993年,他在镇上开设独立的诊所,有3000多人在他的诊所注册治疗。

希普曼医生已婚,育有四个子女。尽管人到中年,可是生像老态,一头花白的头发,一脸白色的络腮胡子,让人们觉得和蔼、稳重,是一位有经验的大夫,一直十分受人尊敬。直到1998年希普曼医生的一位81岁的女病人凯瑟琳.格伦蒂女士刚刚去世,她的女儿发现母亲的遗嘱居然要将几十万英镑的遗产分给希普曼医生。这份遗嘱引起了怀疑,9月7日,因涉嫌给女病人注射过量造成其死亡而被捕。

令警方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希普曼的犯罪细节在报上一公布,负责此案调查的警探每天都要收到大量的电话举报说,许多老人,特别是年迈的妇女都是死于同样症状,而且这些死者的医生也是哈罗德.希普曼。

于是,一桩谋财害命案很快演变成一桩系列杀人案,警方发现在希普曼医生的行医病例中有数百个病人的死亡都有可疑。一些死者的灵柩被打开,在他们的遗体上也找到了的痕迹。1999年10月5日,曼彻斯特警方就犯罪证据最为确凿的15桩杀人案提出了起诉。案件经过3个月的审理,最后于2000年1月31日,陪审团做出判决认为, 15项杀人案成立,判处希普曼15个终身监禁。

那些没有得到法庭审理的受害者家属认为,他们没有得到公正的对待,他们要求政府继续对此案进行调查,而且一定要让线日,英国卫生大臣米尔本宣布对该案进行彻底调查和评估,这项工作由高等法院法官珍妮特.史密斯主持,分为三个阶段:一、希普曼到底杀害了多少病人;二、政府机构对此事的反应;三、如何防止此类事件的再度发生。

2002年7月19日,第一阶段的调查报告正式公布,史密斯法官在这份长达2000页的报告中说:“相信每一个阅读了这份报告的人都会像我一样对希普曼的罪大恶极而感到触目惊心。”这项报告指出,除了法院已经判决的15项杀人案之外,还有至少200位病人被希普曼杀害。报告列举了大量警方调查和医疗理论的证据,同时也有受害者家属的证词。

报告指出,在215名受害者当中,有171位妇女和44名男子,其中年龄最大的是一位93岁的老妇人,最年轻的是一位41岁的中年男子。报告还说,希普曼第一次杀害病人是在1975年3月,爱娃.莱昂斯夫人就在71岁生日的前一天被其所害。

调查报告公布之后,每位受害者的家属都得到了有关自己亲属的结论,正在监狱服刑的希普曼也得到了这份报告的副本。尽管英国检察机构去年就已经宣布将不再就新的希普曼杀人案进行审理,但是英国内政大臣也已经表示,希普曼决不能假释。

由于希普曼在整个审理和调查的过程中,对所有的犯罪事实都予以否认,因此希普曼的杀人动机到今天也是一个不解之谜。在所有希普曼杀人案的受害者当中,尤以单独居住的老年妇女居多,而且希普曼所采用的杀人方式基本都是注射过量。

有些心理医生认为,这可能与希普曼少年时期的经历有关,他曾亲眼目睹他的母亲死于十分痛苦的疾病;母亲去世时的惨状和自己当时的无助是否给他造成难以磨灭的心灵阴影呢?他是否将用杀人来满足自己的某种心理需求呢?心理专家认为,他为病人注射,主要是出于两点:首先,不容易引起病人的怀疑。其次,也是最为重要的,他本人能从控制病人的生死中获得满足,而且许多病人直到死亡还对他充满感激,认为他是一位好医生,这一点对希普曼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心理享受。

然而,这些毕竟都是人们的猜测,正如一位专门研究希普曼案件的心理医生所说:“希普曼身上似乎有一种特别强烈的心理抵抗机制,如果他不自己袒露心迹,我们可能永远也无法知道他内心的真正想法。”

希普曼事件不仅给受害者及其家属造成无法弥补的创伤,也给英国的医疗制度提出了问题和挑战。英国采用的是全科医生的制度,每位英国居民都到自己社区内的全科医生诊所登记注册,如果患病都会到全科医生处诊治,由全科医生开方到药店拿药,同时也由全科医生来判断是否需要到大医院进行进一步的检查和诊治。一般一个家庭常年都会使用同一个全科医生,一位全科医生负责本地区的数千名居民的医疗健康工作。全科医生的工作可以小到为病人的头疼脑热开药治疗,大到签署病人的死亡证明。由谁来对全科医生的工作进行监督,特别是象希普曼这样单独开业的医生,成为英国政府有关部门亟待解决的问题。

此外,重新建立医患之间的信任可能将成为更加长期的问题。就像文章开头提到的伯德先生所说的,人们从小就认为世界上最可信任的人就是父母和家庭医生,希普曼事件使人们的这种信心产生了动摇。7月19日的报告发布之后,英国政府官员和卫生组织发出共同的呼吁,不要让这一事件剪断了医生和病人之间信任的纽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