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里宁格勒距离莫斯科约1,000英里(1609.344 千米),这个俄罗斯位于欧洲的前哨基地已被卷入乌克兰战争,此前立陶宛表示,它将不再充当从祖国运入该领土的受制裁货物的通道。

加里宁格勒州位于波罗的海南岸,与波兰和立陶宛接壤。面积1.5万平方公里,人口约有43万,地形以平原为主,受到海洋气候的影响,气候湿润,河流众多。

据报道,当地时间周六(2022年6月18日),立陶宛当局宣布生效一项禁令,禁止俄本土铁路运送遭欧盟制裁货品至加里宁格勒。据悉,欧盟的制裁清单主要包括煤炭、金属、建筑材料等,该禁令将涉及加里宁格勒大约50%的进口物品。当地时间2022年6月21日,加里宁格勒州新闻部门负责人称,立陶宛已将加里宁格勒州的过境运输禁止范围从铁路运输扩大到了公路运输。

立陶宛已阻止俄罗斯使用其铁路向加里宁格勒军事飞地运送煤炭、金属、电子产品和其他受制裁的货物,扼杀了该前哨站多达一半的进口。

“加里宁格勒面临非常严重的压力,已经出现了加里宁格勒居民在商店大量购买食品的视频,他们担心即将出现短缺。”俄罗斯媒体21日这样报道。

该市成立于1255年,最早的时候加里宁格勒叫做柯尼斯堡,在历史上是属于德国东普鲁士的一部分,是普鲁士国王的故乡。东普鲁士是德国的发源地,在德国人心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也是18世纪哲学家伊曼纽尔-康德的出生地。

1945年1月13日—4月25日,苏联通过惨烈的东普鲁士战役占领该地,整个柯尼斯堡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当地的德国人大部分逃走,剩下的也被苏联人迁走。

东普鲁士战役,苏军动用了三个齐装满员的方面军——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波罗的海沿岸第1方面军,苏军总兵力167万人,火炮25000门,坦克3800多辆,飞机3000多架。仍然付出了相当代价才攻克东普鲁士,而具体到柯尼斯堡战役,苏军更是几乎炸平了城市才拿下的。

所以在归属苏联以后,他们将大量的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人迁入此地,进行重建工作。修建了很多俄罗斯风格的住房,将原来的德式建筑都拆毁重建,德语被俄语取代,与德国有关的历史文化和城市“元素”逐渐消失。

1946年,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加里宁去世,苏联人民为了纪念他,便将柯尼斯堡更名为加里宁格勒。

根据同年8月苏、美、英签署的《波茨坦协定》,哥尼斯堡连同东普鲁士北部地区划归苏联版图,东普鲁士其余部分划给波兰。

冷战时期,加里宁格勒州是苏联军事力量在欧洲延伸的重要桥头堡,波罗的海舰队的司令部就设在这里,驻军十万以上,加上军官家属将近30万人。就是一个军事化的要塞城市。

在苏联时期,白俄罗斯和立陶宛都是加盟共和国,从加里宁格勒到俄罗斯之间可以畅行无阻。

但是随着1991年苏联解体,白俄罗斯和立陶宛纷纷独立,加里宁格勒被迫与俄罗斯分隔开来,成为其海外的一块飞地。

俄罗斯当时经济濒临崩溃,意识形态也十分混乱,当时俄罗斯视加里宁格勒州委一个经济包袱。1992年起,俄罗斯一些亲西方政客就打算将加里宁格勒卖给德国,或者去军事化,将其变成自治领土,搞经济开发。不过由于1990年《德国统一条约》确认永久放弃东部领土主权,这可以理解为加里宁格勒主权俄德之间不再有争议。德国不敢要,倒是波兰加入北约,加入欧盟后,开始有想法,质疑俄罗斯对加里宁格勒的主权。

后来随着普京上台后的“破乱反正”和北约不断东扩压迫俄罗斯,加里宁格勒州重要性不断提升,成为了俄罗斯在欧洲的最重要且唯一的军事堡垒。加里宁格勒地区属于俄西部军区的一部分,是俄罗斯实力最为强大的军区。

加里宁格勒州是俄罗斯在波罗的海上唯一全年无冰的港口的军事活动,这里是其俄罗斯海军波罗的海舰队总部的所在地。

俄军在加里宁格勒驻扎有大约5万兵力。加里宁格勒的主要陆上力量为独立步兵第11军,第11军下辖驻加里宁格勒州古谢夫市的第18近卫摩步师,驻切尔尼亚霍夫斯克基地近卫第152独立“布列斯特-华沙”红旗导弹旅,驻格尔科格的近卫第244“维捷布斯克”红旗炮兵旅。

第152导弹旅装备伊斯坎德尔-M地地导弹,弹头核常兼备,是悬在北约国家头上的一个惊雷。可有效打击波兰华沙,甚至德国柏林等北约西方国家。

伊斯坎德尔-M战术导弹射程300英里(500公里),柏林,华沙,哥本哈根,明斯克,里加都在覆盖之中,波兰的全境几乎都在伊斯坎德尔-M的打击范围内,部署在加里宁格勒的伊斯坎德尔就像顶在北约心窝上的枪口,如果换成巡航导弹的伊斯坎德尔-K(图中后面那辆),射程还会更远。

第18近卫摩步师是第11军的主力,其前身是原驻捷克苏军,是俄军年内最新成立的一个师,也是旅改师的最新成果。该师年内刚由近卫第79独立“因斯特堡”红旗摩托化步兵旅、近卫第7独立“莫斯科-明斯克无产阶级”红旗摩托化步兵团、第11独立坦克团和第22独立近卫防空导弹团等部队编成,辖2个摩步团、1个炮兵团、1个坦克团和1个防空团及直属部队。第11独立坦克团装备T-72B3坦克和BMP-2步兵战车,第22防空导弹团装备道尔M2防空导弹。

独立步兵第11军任务重,压力大,但其在作战中还可以得到波罗的海舰队直辖的近卫独立海军步兵第336旅和第44防空师的有力支援,是保卫加里宁格勒飞地,防范北约进攻的前沿,也是从侧翼打击北约进攻方向的有力力量。

2014年以来,随着乌克兰局势的不断恶化,俄罗斯与北约的关系愈发紧张,俄罗斯还在加里宁格勒部署了“匕首”高超声速导弹和S-400防空系统。

“匕首”高超声速导弹飞行速度极快,目前尚无有效拦截手段(从乌克兰战例来看,连拉响防空警报预警都来不及),射程1000公里,大家可以把上图的圆圈直接翻一翻就行。

这也就不难理解俄罗斯为何对立陶宛的封锁行为如此愤怒(不得不说立陶宛是真会作死,但这个事情肯定不是立陶宛单独决定的,甚至虽然它搬出欧盟,但十有八九不是欧盟主导的),目前俄罗斯有以下几个选择:

其中最激进的当然就是诉诸物理,建立“苏瓦乌基走廊”——立陶宛与波兰之间长约100公里的陆路通道,可以连接白俄罗斯与加里宁格勒州。显然,此举意味着与北约(立陶宛是北约成员国)开战。俄罗斯目前不能也不想在开辟一个战场,同时还面临可能与北约的直接冲突。(当然,反过来说,俄罗斯可以通过苏瓦乌基走廊切断立陶宛、拉脱维亚及爱沙尼亚三个波罗的海国家和北约其他国家之间的联系。)

苏瓦乌基走廊位于欧洲东北部,波兰和立陶宛的交界处,长约100公里的边境狭长地带。波兰和北约盟国(包括美军)派遣军队驻扎在此,俄罗斯虽然对这条走廊心心念念,但是目前不现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